正在阅读:一个婴儿7万,卖掉自己亲生骨肉背后,是被无数家长忽视的隐忧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大咖见解 / 正文

捕狐网BUHUW.COM集健康养生,职场资讯,情感生活等于一体,本地生活网,长沙生活信息网,长沙信息网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一个婴儿7万,卖掉自己亲生骨肉背后,是被无数家长忽视的隐忧

转载 本地生活网,长沙生活信息网,长沙信息网,长沙免费发布信息,长沙同城信息网,长沙生活网捕狐网2020/09/05 12:07:41 发布 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作者:余叶子 420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当刚出世的婴儿被明码标价出售的时候,有多少年轻的父母正在为自己的无知埋下悲剧的种子?



重庆贩婴“中介”:
一个婴补7万,证也可以花钱办

近日,一起重庆警方破获的拐卖儿童案件引发了舆论的高度关注:医院里刚出生的婴儿竟然被“中介”在网络上明目张胆地标价出售。


据警方透露,在网络贩婴的的圈子里,婴儿的价格用“补(补偿感谢价格)来暗指,“补7就表示这个婴儿的价格为7万元。

“中介”甚至承诺如果买家愿意多出几万块,还可以办理孩子的出生证明。

但凡进入贩婴群的成员,网名前面都会注明一个“L或者“S”,“L”一般代表想要领养婴儿的买家,“S”则代表拥有婴儿资源的卖家。在交易过程中,不少有意售卖婴儿的父母会同时联系多位买家,谁出价高就将孩子送给谁。

卖家中也混迹有不少“中介,尝试两头骗,从中谋取差价。


重庆警方此次抓捕的犯罪嫌疑人赵军(化名)就是一个贩婴“中介”。他先是了解到28岁的湖北人吴晓月(化名)在与男友分手后发现意外怀孕又无力抚养孩子,便谎称自己想收养孩子,邀约吴晓月到重庆医院来生产。另一头他又假以吴晓月丈夫的身份积极对接买家开价。

 犯罪嫌疑人赵军

赵军原以为这是一笔稳妥的买卖,殊不知他联系的买家是打拐志愿者。在吴晓月产下婴儿之后,打拐志愿者突然“变卦”说不想要孩子了,赵军随后又联系到一对成都的失独夫妇,以4万元的价格将吴晓月的孩子出手。

在买家和赵军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的时刻,警方出现,迅速控制了所有涉案人员。

 抓捕现场

据悉,吴晓月从头到尾都没有主动问赵军要过钱,赵军也只强塞给了吴晓月几千元的“营养费”,这个案子目前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差点被贩卖的婴儿

网友们在痛批人贩子无耻恶行和讨论买卖同罪的同时,也有声音开始关注年轻父母非婚生子的情况:


那些自愿“赠送”孩子的父母,不能养为何还要坚持生?


意外怀孕的年轻母亲:
卖孩子是“无奈”更是“无知”

上网搜索“网络贩婴”,会发现这样的新闻近年来并不少见,很多年轻的母亲在意外怀孕后,并没有能力抚养,只得选择送人抚养甚至“标价”出售骨肉。

据警方透露,这样的交易在网上已经形成了完整的黑色产业链,QQ群、微信群、论坛甚至一些打着公益幌子的“爱心之家”都可能潜藏着不为人知的“婴谋”。


早在2014年警方就跟踪惩治了“收养吧”“圆梦收养送养之家”等4个暗中买卖婴儿的网站和30个QQ群,但打拐的路很是漫长,在网络上随时都可能出现买卖婴孩的暗语,令人揪心。

2019年11月,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就在某领养孩子的QQ群中看到了这样一条消息:“湖北,孕,38周,女,低补

上官正义随后假装以领养人的身份尝试接触卖家。对方聊天十分谨慎,先是语音留言开价5万,后来又说4万,之后又撤回语音,表示三四万也行,密切地与买家保持联系。


在孩子出生后,卖家发来的信息突然变少了,几经追问之下才知道卖家已经另外联系好了江苏的买家,准备把孩子近期出手。

当志愿者火速赶到卖家提供的地址湖北省黄梅县中医院后,仅能依靠对方发给的模糊照片信息尝试搜寻可疑产妇。


很快志愿者根据医院护士提供的信息锁定了一位年轻的产妇:陪同她的中年妇女高度警惕陌生人,见志愿者进去,立即厉声驱赶。


在志愿者向医护人员表明来意后,医院的护士长也回想起一个重要细节:该产妇在给孩子办理出生证的时候用的是虚假信息,后来直接放弃了办理出生证件。


为了及时制止这场买卖,志愿者迅速联系黄梅警方,一同前往病房核实身份。经调查,这位打算卖掉自己孩子的母亲名叫沈某萍,年仅20岁,在浙江打工时意外怀孕,又无力抚养,便心生了卖掉孩子的想法。

当看到病床上的小婴儿还没有被送走,志愿者和民警们都松了口气,沈某萍和母亲在接受民警教育后也表示会给小孩上户口,用心抚养。

本以为这场贩婴风波会就此划上句号,没想到,在民警梳理事件信息时,发现了一个大家都忽视的线索。在当地时间11月27日,沈某萍生下的是一对双胞胎。其中的一个孩子已经在产后第二天卖给了江苏了一名人贩子。


谁曾想,前一天在民警面前还信誓旦旦要好好照顾孩子的母女,一转眼便成了犯罪嫌疑人。孩子被什么人收养,被送去了哪里,沈某萍一无所知。

后来,在警方的大力追踪下,2020年1月1日终于在江苏昆山捕获犯罪嫌疑人邵某,成功解救出被拐卖的女婴宝宝。

都说孩子是上天赐予的礼物,可有多少父母做好了迎接礼物的准备?

在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那里,遭遇到年轻父母“赠送或者“售卖孩子的案例早已不是第一次了。

2020年5月,他还赶往呼和浩特“对接过一对90后卖家,这对青年在热恋期间意外怀孕,不想让家里知道,打算生下孩子之后赶紧处理掉。

 怀孕待产的产妇,和男友一起预售孩子

“我要的是8万,价格不低,我想着媳妇儿不能白辛苦,不能什么也得不到。”

“两个年轻人在被问及打算时,似乎并没有觉得开价卖掉自己的孩子有何不妥。”

在这条非法贩婴的产业链里,不少年轻母亲成了“货源”的主要提供者,她们大多是非婚怀孕,性保护意识淡薄,无知与无奈的双重助推之下,很容易便会跌入贩婴的链条之中。

当志愿者问及部分年轻父母是否会舍不得自己的孩子时,有人轻描淡写的说:只是生下来,又没有养,不会产生感情,以后也不会去找孩子。

遇上这样的父母,大抵是孩子的噩梦,也是我国青少年性教育缺失的恶果。

如果能在学校教育中普及多一点的性教育常识,也许很多的悲剧本可避免。


那些缺失的性教育,何时回归?

在中国,很多20岁左右的年轻妈妈成为母亲的理由并不是建立在婚姻基础上的爱,而是缺乏自我保护意识的意外怀孕。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氛围中,性一直是禁忌话题,父母通常很少和孩子正面交流性相关的内容,总觉得难以启齿,不知从何说起。

很多中小学的课本也鲜少提及性知识,即使有性教育读本,学校在教学时大多会有意识地选择回避。

在2017年,一本小学生的性教育读本还遭到了家长的炮轰,认真“尺度过大”“根本看不下去”,有家长甚至致电教育局要求回收教材。


后来,迫于舆论压力,校方还真的把这本教材回收了。

见此情况,编辑这本教材的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堂组试图做出回应:

“我们希望性知识能和其他科学知识一样,被自然、准确地传递给儿童,让儿童认识生殖器官,跟认识身体的其他器官一样。”

然而,家长们并不买账,依然认为教材中的性教育内容过于”露骨“不能给孩子看。

正所谓堵不如疏,越是怕孩子知道,越是回避性教育,青年人在性教育领域的缺失问题就可能越发严重。


2017年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中国近年来人工流产呈年轻化的趋势,全国每年100多万例的人工流产总数中,有四分之一都是未成年人。

而据另一项调查,我国未成年人的性知识有近70%都来自于黄色杂志和成人网站,而来自学校和家长的性知识占比却不足5%。

不少青少年在无知的情况下偷食禁果,最后被迫承担更多他们本可避免的伤害。

相较于欧美许多国家从幼儿园开始便逐步普及的各类性教育读本和课程,中国的性教育确实该迎头赶上了。

 德国性教育读本

如果因为传统的道德观念而延误了性教育的普及与推广,那些难以启齿的禁忌恐怕真的会变成不定时炸弹,埋藏在孩子的成长路上。

正面普及性知识,不仅是对知识的尊重,也是对青少年有效的保护。

在网络贩婴掀起的叹惋里,也许那些狠心贩卖自己骨肉的年轻母亲本可以拥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捕狐网已获授权,本文经世界华人周刊(微信号:wcweekly)授权转载。《世界华人周刊》致力于从世界发现中国,提供有广度的知识,有温度的立场和有深度的思想。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image.png

已有0人点赞
急聘工作

本地生活网,长沙信息网,长沙生活网,长沙资讯网,长沙生活信息网,长沙本地生活网,长沙免费发布信息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